酒企首份亏损半年报:青青稞酒现金流异常

  原标题:警报拉响!酒企首份亏损半年报 青青稞酒现金流异常 

  青青稞酒(002646.SZ)交出了白酒企业第一份业绩亏损的半年报。这家西北白酒龙头公司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为-0.35亿元,去年同期则是盈利0.22亿元。

  经营每况愈下叠加投资混乱,频遭实控人减持的青青稞酒已下滑至酒企末尾。

  跟不上队伍的酒企

  2011年上市的青青稞酒是全国最大的青稞酒生产企业,核心单品天佑德系列青稞酒售价在100/瓶至500元/瓶不等。从销售模式来看,公司在西北区域采用全控价直销模式,其他区域市场实行半控价代理模式。

  今年上半年,青青稞酒营业收入3.54亿元,同比下滑34.65%。从产品来看,中高档青稞酒营收为2.32亿元,同比下滑39.12%;普通青稞酒营收0.79亿元,同比下滑29.79%。就连业务占比较小、营收只有787万元的红酒业务也同比下滑21.32%。从业务区域来看,青海省内业务营收2.4亿元,同比下滑38.49%;省外业务营收1.04亿元,同比下滑29.39%。

  实际上,公司近几年经营一直在走下坡路。2019年营收12.54亿元,同比下滑7.04%;净利0.36亿元,同比大跌66.42%。

  无法及时应对行业竞争格局变化,是青青稞酒掉队的主要原因。

  近十年来,白酒行业产量处于“A”字形状态。2018年我国白酒产量为87亿升,对比2010年的89亿升,白酒产量十年在走了一个“A”形后又重新回到原点。2019年白酒产量继续走低,相较2018年又下滑9.2%至79亿升。

  白酒产量逐年下滑,销售额反而提升,表明消费结构出现变化。2019年申万白酒上市企业合计营收2417亿元,同比增长16.65%。酒企销售稳步提升的主要原因是随着居民可支配收入不断提升,“少喝酒,喝好酒”的消费文化正不断形成。因此产业集中度和利润集中度不断提升,消费者更加注重品牌和品质。本轮白酒企业迎来的以价格提升带动业绩提升的消费升级便是佐证。

  青青稞酒并没有抓住行业升级带来的机遇,反而掉队了。公司也承认存在“对消费者消费趋势把握不到位,高酒精度、中高档产品开发滞后,对次高端引领下的渠道分级管理及资源聚焦管理不够”等管理运营问题。

  2013年,青青稞酒曾提出要按照“根据地为王、板块化突破、全国化布局”的思路逐步实施公司区域发展战略。事实证明,这成了一句空口号。2013年上半年,公司青海省外营收为2亿元;而今年上半年,公司省外营收仅为1.0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青青稞酒青海省内业务也在萎缩。今年上半年公司省内营收2.4亿元,相较2013年上半年的6.24亿元,下滑61.54%。

  财务警报

  青青稞酒的掉队,也与其投资密不可分。

  2015年青青稞酒曾以1.4亿元收购中酒时代酒业(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中酒时代)90.55%股权。中酒时代是一家主营酒类产品的电子商务公司,主要通过自有网站和天猫、京东、苏宁等主流电商渠道从事酒类产品电子商务贸易。

  这起收购完成后,中酒时代带给青青稞酒的只有亏损。2015年至2019年,中酒时代净利润分别为-0.42亿元、-0.47亿元、-0.32亿元、-0.22亿元和-0.17亿元。今年上半年中酒时代营收仅为0.4亿元,净利润-706万元。近六年来,中酒时代已合计亏损1.67亿元。2017年,青青稞酒全额计提了收购中酒时代形成的商誉减值,导致公司当年净利润亏损0.94亿元,为上市以来首亏。

  布局酒类电商的同时,青青稞酒还“眺望”北美红酒市场。通过一系列酒庄收购进军北美红酒市场。不过,今年上半年,公司红酒销售仅为787万,同比下滑21.32%。

  投资不顺,业绩下滑,这让青青稞酒财务风险加大。

  首先看存货。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存货高达9.46亿元,创出上市以来新高,相较2017年的6.77亿元,增长39.73%。值得一提的是,青青稞酒今年上半年营收才为3.54亿元,存货几乎是上半年营收的3倍。

  大量存货引发青青稞酒存货周转问题。今年上半年公司存货周转率仅为0.13,同样创下上市来新低。同为区域性白酒代表的今世缘(603369.SH)同期数据为0.42。存货周转率的弱势表明公司存货问题较为突出,销售变现能力变弱,产品吸引力下滑。

  更令人担心的是,存货新高是建立在青青稞酒“很努力”去库存的基础上。今年上半年,青青稞酒销售费用为1.4亿元,销售费用占营收比创出5年新高的39.55%,其中广告宣传及市场费用为0.66亿元,占整体销售费用的47.14%。目前已公布半年报的另外三家酒企分别为贵州茅台(600519)、今世缘水井坊(600779.SH),各家酒企销售费用占营收比分别为2.55%、8.68%和36.57%,青青稞酒占比最高,却是唯一亏损酒企。

  产品销售不畅,直接导致青青稞酒现金流出现了问题。

  作为白酒企业,优质的现金流是“标配”,然而青青稞酒近几年现金流状况却表现异常。公司2018年现金流和净利润较为匹配,2019年则出现净利为正、现金流大幅流出的异常现象。今年上半年这种异常显得更为明显。在亏损0.35亿元的情况下,公司经营现金流净流出高达1.44亿元,经营和投资现金流合计净流出高达1.72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公司公告拟定增4.76亿元用于酒类技改项目(2.35亿元)、营销网络建设(0.75亿元)及补充流动资金(0.3亿元)等项目。作为一家酒企,需要通过定增补充流动资金,可见其资金紧张状况。

  青青稞酒控股股东似乎也“传染”上了资金问题。目前,控股股东青海华实科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华实投资)合计质押公司股份2.76亿股,占其持股比例的67.85%,占公司总股本的41.67%。值得一提的是,华实投资于8月19日办理了0.22亿股质押延期购回,将原先于8月17日到期的质押延后至2021年7月底。

  为了缓解资金链压力,华实投资还打算减持1083万股青青稞酒,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2.41%。对于减持原因,华实投资直接表示“为偿还融资款”。

  自2019年以来,华实投资已累计减持青青稞酒4.11%股权,持股比例由此前的65.52%下降至如今的61.41%。

  今年以来,青青稞酒股价涨幅仅为6.72%,同期白酒指数(884705.WI)的涨幅高达39%。在近期白酒企业股价纷纷创出新高之际,青青稞酒股价仍处于阶段历史低点。实际控制人在此时依旧选择减持,这本身便说明了问题。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estandpayne.com

吉利汽车半年考:净利润降幅近半 新能源汽车发展劣势明显

  “上半年,吉利旗下几何汽车销量较2019年暴跌72%,新能源及电气化车销量整体暴跌49%。”

  新冠肺炎疫情正加速汽车行业洗牌,销量和营收的同步下滑已是汽车行业的普遍现象,吉利汽车(0175.HK)也不例外,尤其是其在新能源汽车发展方面的劣势更加凸显。

  8月17日,吉利汽车发布2020中期业绩公告。数据显示,上半年吉利汽车营收为368.20亿元,同比下降23%;净利润为22.97亿元,同比降幅43%;累计销售53.04万辆,同比下跌19%。

  受业绩拖累,8月17日收盘吉利汽车股价跌幅达6.35%至15.64港元。

  业绩不及预期,行政开支增加

  分区域来看,吉利汽车在国内外的销量均在下滑。今年上半年,吉利汽车在国内市场销量为51.08万辆,同比下降17%;出口销量为1.95万辆,同比下降49%。

  吉利汽车在公告中表示,上半年的销售表现受疫情的不利影响,财务业绩低于管理层预期。主要原因是上半年销量较低,以及2020年初中国大部分地区生产中断与销售业务活动中断所致。

  来源:公司公告

  事实上,不仅仅是吉利汽车,受疫情的冲击,上半年国内汽车行业整体销量普遍受到冲击。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汽车产销量分别为1011.2万辆和1025.7万辆,同比分别下降16.8%和16.9%。

  不过,即使是加入7月的销售数据,吉利汽车的累计销量仍是下滑。据吉利汽车披露的数据,今年7月,实现总销量10.5万部,较去年同期增长约15%,但1-7月累计销量63.6万辆,同比减少约14%,仅完成全年销量目标的45%。

  不过,吉利汽车同时也表示,上半年,其销量蝉联自主品牌第一,尤其是SUV位列全品类第一,头部车企马太效应显现。

  国元证券报告认为,中短期内吉利汽车将持续受益于汽车刺激政策作用显现以及消费者信心的恢复,对下半年公司销量保持乐观,预计H2销量有望实现双位数增长。

  值得指出的是,财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吉利汽车的行政开支费用增加了9%,吉利汽车认为,这主要是过往对研发及新厂房做出的大量投资导致摊销及折旧费用增加所致。

  来源:公司公告

  回顾过去数年数据,吉利汽车的销售费用和行政费用占营业额的比重大幅攀升,尤其是行政费用的占比已经从2018年的3%上升至2020年的7%以上。

  另据吉利汽车财报,上半年新车出厂价格比去年同期下降了约6%,主要为经销商提供了较高折扣与优惠。

  西部证券也预计,在疫情冲击、国六实施催化下,预计下半年尾部车企将加速淘汰,吉利汽车份额有望持续提升。

  新能源汽车发展劣势明显

  吉利汽车在财报中表示,目前的不利因素将持续至本年余下时间,2020年将成为有史以来最困难的一年。

  从现金流状况来看,虽然吉利汽车的营收和利润均在下滑,但现金流状况也获得一定改善。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吉利汽车总现金达202.1亿元,相比2019年底增加5%。据了解,主要是由于吉利汽车在今年6月完成6亿股新股配售,筹款64.47亿元资金。

  此外,吉利汽车于上海交易所科创板上市的初步建议已经获股东批准。吉利汽车认为,这将保障公司实力以及进一步充实公司现金流,以应对业务活动可能出现的长期中断。

  吉利控股集团总裁、吉利汽车集团CEO安聪慧表示,下半年,吉利要深化变革,苦练内功,以用户为中心,持续提升市占率,加快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发展格局,以提升自主品牌竞争力。

  国元证券还认为,长期来看,公司与沃尔沃的合并重组将增强协同效应,进一步扩大公司在研发端、供应链、模块化架构等方面的领先优势,逐渐成为全球头部车企,看好公司核心竞争力逐步转化为市场份额的扩张。

  今年6月,吉利汽车也宣布开启“科技吉利4.0时代“,迈入全面架构造车时代,并将世界级模块化架构正式定名为“CMA超级母体”,通过CMA超级母体不断赋能到吉利旗下各品牌,助力吉利汽车向世界级汽车集团迈进。

  但相对较好的财务状况并不意味着吉利的发展一切良好,尤其值得关注的是,与传统燃油汽车不同,吉利汽车在新能源汽车方面的销量下滑比例更大,劣势更加明显。

  吉利汽车已经意识到自身在新能源汽车方面发展的不足,其财报还指出,面对未来巨大挑战,将继续通过引入新能源和电气化汽车产品提高新能源和电气化汽车的总销量占比。未来数年,新产品投放量将维持高位,以提供动力维持公司长远增长。

  在新能源汽车大幅提升市场规模的背景下,吉利在新能源汽车却难有被市场广泛认可的车型,今年上半年,中国市场销量前10的新能源汽车则多来自广汽、宝骏、比亚迪等。

  虽然吉利汽车旗下中高端纯电品牌几何汽车首款纯电 SUV——几何 C 正式成为杭州2022 年亚运会官方指定用车,但是自2019年首款车几何A在新加坡发布以来,几何系列车的销量并不是很理想。

  来源:公司公告

  今年1~6月,几何汽车销量仅1165辆,较2019年暴跌72%,新能源及电气化车销量整体暴跌49%。

  吉利控股集团总裁,吉利汽车集团CEO安聪慧曾表示,每天都在思考吉利汽车要怎样“活下去”,活下去真好,可是活下去真难。

  如果吉利汽车不能把握这轮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浪潮,那么未来在竞争激烈的汽车市场,想舒服地过下去真的很难。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这一拨大行情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马婕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estandpayne.com

全澳新冠死亡病例中养老院占7成 医学协会吁紧急审查

  中新网8月19日电 据澳洲网报道,近日,澳大利亚老年护理皇家委员会了解到,该国新冠死亡病例中,有70%左右的案例来自老年护理中心,疫情严重暴露了澳大利亚老年护理系统的“缺陷”。因此,澳大利亚医学协会呼吁,对该国每一家养老院进行紧急审查,以防止新冠疫情在养老院中进一步暴发。

    当地时间7月23日,澳大利亚墨尔本,当地人戴口罩出行。

  据报道,在提交给老年护理皇家委员会的报告中,澳医学协会敦促联邦、州以及地区政府紧急审查每一个老年护理机构,以预防疫情进一步肆虐。

  澳医学协会表示,“医学协会的成员亲眼目睹了全球流行病对我们一些最脆弱的社区成员,以及他们的家人造成的影响。数以百计的老人在没有家人陪同的情况下,不必要地死去。”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近日还警告称,要为更多的因新冠病毒带来的死亡做好准备,尤其是老年人。

  莫里森表示:“在我们继续渡过这段艰难时期的同时,我们必须继续致力于保护最脆弱的群体,这一点十分重要。他们是我们社区的老年人们,我们不仅需要照顾他们的健康,而且在任何可能的地方……都要确保他们得到尊重。”

【编辑:孔庆玲】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westandpayne.com